從債券信用風險暴露看發行人報表質量

將本文分享至:

  引言   2018年債券違約數據創新高,全年違約債券129只,涉及發行人48家,違約金額超千億元;進入2019年后,截至3月20日已有24家發行人發生債券

  引言

  2018年債券違約數據創新高,全年違約債券129只,涉及發行人48家,違約金額超千億元;進入2019年后,截至3月20日已有24家發行人發生債券違約,涉及金額近200億元。其中部分違約主體在違約前已在財務表現上暴露了風險,通過財務報表釋放了風險信號。

  審計的本質是會計師事務所作為獨立第三方對被審計企業財務報表反映的會計信息依法作出客觀、公允的評價,由企業財務部門編制、經財務總監簽字審批的財務數據是高質量審計報告的重要組成部分。部分企業財務報告可信度不高,除外部審計工作不到位之外(詳見2019年3月18日見智周報《從債券信用風險暴露看審計質量》一文),企業主動進行財務報表粉飾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在審計機構勤勉盡責的前提下,部分財務舞弊行為可被有效識別,比如被審計機構出具非標審計報告、延遲披露年報、頻繁更換審計機構等,都是提示投資者企業財務信息質量存疑的信號。

  一、債券發行人報表審計意見

  年度審計報告是會計師事務所根據《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在實施審計工作的基礎上對企業一個會計年度的財務報表的合法性和公允性發表審計意見的書面文件。按審計意見的不同,可分為無保留意見(包括帶強調事項段)審計報告、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否定意見審計報告和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

  (一)2018年違約主體上年財報審計意見

  根據中注協發布的《上市公司2017年年報審計情況快報(第十二期)》,截至2018年4月30日,40家事務所共為3,503家上市公司出具了財務報表審計報告,其中3,450家上市公司被出具了無保留意見(包括38家被出具帶強調事項段、33家被出具帶持續經營相關重大不確定性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36家被出具了保留意見,17家被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上述被出具帶強調事項段保留意見和非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的124家上市公司中,有32家系尚有存續債的發行人,其中6家已于2018年發生違約事件,占2018年正常披露2017年年報上市違約主體(14家)的42.86%。

  根據聯合咨詢統計,2018年違約發行人中有39家為當年新增,從其違約前一年財報(2017年)的審計意見來看,共有26家被出具標準無保留意見、7家被出具非標準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形成非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原因以“持續經營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數量最多,其次為“涉嫌會計處理及其他違法違規事項”,再次為“關聯方占款”;另有7家因“所發債券均為私募”、“審計工作未/難按時完成”及“面臨重大不確定性事項”等原因未披露2017年審計報告(至今仍未披露)。被出具非標準無保留審計報告和未披露2017年年報的違約發行人合計占當年新增違約主體的35.90%。可見,部分違約發行人前一年的財務報表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存在的包括但不限于盈利、償債和營運方面的問題,審計機構在保持客觀公允的作業態度下可有效識別相應問題并據實給予審計意見。因此,審計意見應作為投資者分析發行人經營狀況、償債能力的首要參考信息。

  

  1 2018年新增違約主體最近一期審計報告意見分布

  (二)被出具非標準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案例1。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案例1。中安科被出具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發行人:中安科股份有限公司(ST中安,600654.SH)

  審計機構: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德勤華永”)

  大華所會計師事務所(“大華”)

  ST中安早在2018年5月7日發生違約之前,其因虛增營業收入、虛構盈利預測導致重大資產重組文件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等問題便已暴露。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因ST中安未能提供相關業務的經濟實質證據無法確認收入、成本及相關款項的調整金額等緣由對其2016年度財務報表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隨后,ST中安對收入成本的確認重新確認、計量后將會計師事務所更換至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大華”),但同樣因為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連續2016、2017年兩年被出具了帶強調事項的非標準審計報告。

  2保留意見

  案例2。中弘控股被出具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發行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弘退(退市),000979.SZ)

  審計機構:亞太(集團)會計師事務所(“亞太(集團)”)

  2018年4月28日,中弘退公布了其2017年審計報告。報告顯示,中弘退審計機構亞太(集團)因“無法對其四家重要聯營企業權益法確認的投資收益獲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由于實際控制人凌駕于內部控制,其61.5億元的股權轉讓款事先未履行必要的審批程序,無法調整相應預付賬款”及“對21.62億元的商譽無法獲取相關減值的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等因素為其出具了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2018年7月4日為中弘退存續債券“16弘債02”回售本息支付時間延長,構成違約。

  3無法表示意見

  案例3。上海華信上市子公司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

  發行人:上海華信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上海華信”)

  審計機構:上會會計師事務所(“上會”)

  上海華信于4月25公告稱因“面臨重大不確定性事項”將延期披露2017年年報(至今仍未披露)。2018年4月27日,上海華信上市子公司安徽*ST華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T華信,002018.SZ)公布了其被上會出具的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上會認為*ST華信“存在大量逾期事項,可供經營活動支出的資金嚴重短缺,無力兌付到期債務”、“保理業務逾期應收賬款及利息規模大且減值計提不充分”及“關聯交易信披不充分”等事項,無法對其財務報表表示意見。

  2018年5月21日,上海華信20億元超短融未能按期足額兌付,發生實質性違約。

  (三)審計報告推遲發布

  根據相關規定,發行債券的上市公司需按照《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2號——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16年修訂)和《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3號——半年度報告的內容與格式》(2016年修訂)、其他債券發行人應根據《公司債券年報準則》和《公司債券半年報準則》等文件要求編寫和披露年度和半年度報告;對于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的發行人應按照募集說明書約定披露相應報告。

  按時披露合法合規的定期報告是上市公司的法定義務,也是債券發行人的應守規定,更是維護證券市場公開透明秩序的重要途徑。未按期披露定期報告的違法違規行為或可從側面反映出相應公司或存在內部治理結構混亂、風險控制制度流于形式、隱藏重大事項未披露及財務舞弊等事項。

  案例4。*ST凱迪因審計工作量大未如期發布2017年年報

  發行人: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凱迪,000939.SZ)

  審計機構: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中審眾環”)

  2018年4月來,*ST凱迪以“相關審計工作尚未完成”為由多次申請延期披露2017年審計報告,一個月后的5月7日*ST凱迪便發生了“11凱迪MTN1”(6.98億元)違約事件,同日因涉嫌信披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截至2019年3月13日尚未有立案調查事項的結論性意見或決定)。因該未按時披露定期報告事項,*ST凱迪于7月23日作為上市公司被深圳市交易所給予公開譴責處分并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于10月16日作為債券融資人被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給予公開譴責處分并限期書面整改報告。

  *ST凱迪2017年審計報告在推遲了2個多月后終于2018年6月29日發布,但仍因有部分財務數據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被中審眾環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案例5。神霧集團上市子公司印章失控或影響其2018年年報披露

  發行人: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神霧集團”)

  神霧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神霧環保,300156.SZ)

  審計機構:中喜會計師事務所(“中喜”)

  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大信”)

  2019年3月20日,神霧集團上市子公司神霧節能股份有限公司(神霧節能,000820.SZ)公告稱其核心子公司印章等物被神霧節能時任行政人事總監非法占有并轉移,因臨近2018年年報披露日,因印章失控可能導致審計機構不能按時詢證、無法發表意見或年報無法按期披露,存在被深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或暫停上市的風險。神霧節能作為神霧集團的控股子公司,其2018年年報若未按時披露或將直接導致神霧集團2018年報的延期。

  神霧系已非首次未按時披露年報,2017年神霧集團及其2家上市子公司均發生年報延期披露事件,延期后3家公司均因“海外收入確認及對現金流影響較大的預付款未獲滿意審計證據”和“持續經營存重大不確定性”被出具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二、債券發行人審計機構變更

  根據中國證監會、財政部《關于證券期貨審計業務簽字注冊會計師定期輪換的規定》,簽字注冊會計師不得為同一企業提供審計服務超過5年。會計師事務所定期(如3年、5年)更換服務對象,屬于正常變動。但一些發行人以非正當理由、非正常頻率更換會計師事務所,其改聘緣由值得深究。

  (一)審計機構變更情況

  近三年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機構發生變更的數量分別為226、230和224家。截至2019年3月13日,已有39家事務所事務所向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報備了2018年財務報表審計機構變更信息,涉及上市公司286家,其中包括尚有存續債券的非金融行業機構發行人67家。變更原因以“聘期屆滿或根據規定輪換”為主,以及被審計單位“業務需要”、“高層人員變動”和“資產重組”所致。

  2 上市公司債券發行人2018年審機構更換原因

  (二)審計機構非正常變更

  1。高頻率更換會計師事務所

  除監管規定和保持審計獨立性需求外,發行人更換會計師事務所主要系審計方因無法獲得滿意的審計證據、對被審計單位財務真實性存在嚴重懷疑卻因發行人作為審計付費方不同意被出具非標準審計報告,因而主動請辭或被動辭退。該類變動多為發生于年審前的臨時事項,因此對于頻繁更換會計師事務所,尤其是更換時間發生于每年年初的發行人財務信息值得推敲。

  案例6。雛鷹農牧5年更換4家審計機構

  發行人:雛鷹農牧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雛鷹農牧,002477.SZ)

  審計機構:致同會計師事務所(“致同”)

  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大信”)

  中興華會計師事務所(“中興華”)

  亞太(集團)會計師事務所(“亞太”)

  1 雛鷹農牧歷任會計師事務所更換情況

時任事務所主要負責內容事務所被更換日期事務所更換原因
致同會計師事務所IPO(2010年);2010~2014年年度財務報告審計2015-09-16致同所連續多年為公司提供審計服務,確保公司審計工作的獨立性和客觀性
大信會計師事務所2015~2017年年報審計2018-01-13同致同所
中興華會計師事務所2017年年報審計2019-01-23公司具體情況及業務發展需求
亞太(集團)會計師事務所2018年起年報審計

  信息來源:雛鷹農牧公告,聯合咨詢整理。

  2018年11月5日,雛鷹農牧公告未按期兌付5億元超短期融資券。11月19日,雛鷹農牧再發公告稱債務本金將主要以貨幣資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則以火腿、生態肉禮盒等產品支付,一度被投資人戲稱“以肉償債”。

  雛鷹農牧債務危機不單是由于“豬周期”和“非洲瘟疫”疊加帶來的銷售收入與利潤雙雙下滑,此前雛鷹農牧便因對外提供12億元財務資助、頻繁于年報審計前更換審計機構而被懷疑財務造假,同時其控股股東高比例股權質押帶來的信用危機也進一步縮緊了其融資渠道。

  雛鷹農牧上市后的4年內未更換審計機構,在以“保持審計工作獨立、客觀性”為由結束了與致同所的業務關系后,雛鷹農牧2015~2016年審計業務由大信完成,其中2016年審計費用支出大幅增長35萬元至160萬元,而雛鷹農牧飽受市場質疑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和“長期股權投資”爆增也始于2016年。財務真實性被質疑和大幅提高審計費用發生時間之巧合,令投資者對雛鷹農牧當期審計報告的質量抱懷疑態度。

  2017年年報審計業務啟動初期,雛鷹農牧臨時公告當年審計工作將由中興華完成,同樣是以“保持審計業務獨立性”為考量。然而中興華剛剛于2017年8月因風險評估程序和實質性審計程序存在缺陷等問題被證監會沒收業務收入并處以罰款合計600萬元(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7〕84號);2018年1月又因為函證、存貨監盤程序不到位等問題被內蒙古證監局出具警示函(〔2017〕12號),雛鷹農牧當期支付給中興華的審計費用為190萬元,較前次審計費用再次大幅提高了30億元。

  2017年年報發出后,市場上對雛鷹農牧財務造假一事愈演愈烈,直至2018年底爆發超短融違約,2019年1月再次臨時將年報審計機構更換至亞太所,理由為“根據公司情況極業務發展需求”。據聯合咨詢統計,亞太所在2013至2018年間先后8次收到來自證監會及各地證監局、財政部的行政處罰文件,最近一次為2018年12月13日因未發現公司債券發行審計項目錯報及發現錯報數據卻未進行調整而被天津證監局出具警示函(津證監措施〔2018〕12號)。

  2。因不滿審計結果更換審計機構

  債市中不乏發行人因不滿非標審計意見與會計師事務所產生糾紛、臨時更換審計機構甚至發生法律訴訟的案例。有些發行人錯誤的將審計業務這一專業服務合同關系理解為特定標的物的買賣合同關系,認為其作為審計費用支付方,得到的審計報告結論必須以達到其審計目的為大前提,忽略了審計報告是反映發行人財務報表合法性和公允性的鑒證類文書,按照職業準則和規定進行審計是相關機構及從業人員的責任。對于該類因不滿前次審計結果而更換審計機構的發行人財務狀況值得持續關注。

  案例7。豐縣城投將為其出具非標審計報告的審計機構訴諸法庭

  發行人:豐縣城市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豐縣城投”)

  審計機構:天衡會計師事務所(“天衡”)

  山東和信會計師事務所(“山東和信”)

  北京永拓會計師事務所(“北京永拓”)

  2015年5月,天衡因未能找到豐縣城投部分土地整理成本的原始支出證據,無法認定相關成本是否真實發生,從而無法對相關業務核算的準確性做出判斷,對豐縣城投發行債券進行融資所需的2012~2014年財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豐縣城投主張在其與天衡簽訂《審計業務約定書》時已提到該報告系“融資需要”,同時其聘請的另外2家審計機構山東和信、北京永拓基于同樣財會材料卻可出具無保留事項審計報告,天衡出具非標審計報告的行為違悖了豐縣城投所需審計目的,延誤了工作進程,遂要求與其解約、返還審計費用18萬元。經豐縣城投和天衡雙方多次上訴,2018年12月27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2018〕蘇民申3753號),天衡所出具無法發表意見的審計報告系基于我國會計準則及其專業知識作出的認定,作業過程未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其已收取的18萬元審計費無需返還。

  從上述數據及案例中可看出,非正常原因及頻率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發行人往往伴隨著市場對其財務狀況的質疑、審計機構拒絕以達到被審計單位滿意結果為前提出具存在不實記載的審計報告。通過臨時(尤其是在每年年初的審計作業高峰期)更換審計機構,新任審計機構或因審計作業時間所迫未能盡職履行審計責任,簡化甚至忽略部分審計程序,某些發行人財報中蘊藏的問題存在被忽略的可能性。

  前述67家變更2018年審計機構的發行主體中包括14家信用風險暴露企業(6家已違約,8家為聯合咨詢預警/關注企業),其變更的理由以“業務發展需要”為主,時間多發生于年審工作開啟前甚至是作業過程中。

  聯合咨詢是基于發行人財務狀況、并結合新聞輿情及市場認可度等多方面考量下,根據債券發行人償債能力給予其對應的風險關注和預警等級,對違約的平均有效預警時間(從關注/預警到發生違約的時間間隔)為154.21天。

  三、總結

  現正值2018年年度報告發布密集期,投資者需首先對被出具否定意見和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的發行人需給予高度警惕;對于被出具保留意見和帶有解釋性說明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的發行人,需對保留和解釋說明事項予以特別關注。

  對于因被審計單位有意隱瞞,審計人員勤勉盡責的情況下仍未能發現或披露企業財務報表違法違規行為的,也可從發行人審計報告的披露動作和審計機構的更換軌跡尋得蛛絲馬跡:(1)未能如期發布審計報告的發行人,其已經涉及到違法違規行為,投資者應引為鑒戒;(2)對于非“定期更迭”及于年審前臨時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發行人,可先了解其變更審計機構的具體緣由,關注其年度報告后期是否披露及審計意見,并對更換后的審計機構資質(比如處罰頻率和程度、受罰原因等)進行排查以初步推斷報告質量。對短期內平凡更換年審機構的發行人財務報表應予以謹慎對待。

(文章來源:聯合咨詢)

網友評論 >

我國攻克超大直徑盾

全智能化管片拼裝、智慧化遠程安全監控、綠色環保管路延長、泥水分層逆洗循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泰坦尼克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