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演“貿工技”,聯想還能挺多久?

將本文分享至:

聯想已如同夕陽,把一手好牌打爛了。 談及如今的聯想集團(00992.HK),互聯網分析師于斌對投中網如此評價。 這樣的看法并不少見。今年已滿35歲的聯想集團,正在變得老邁。 聯
聯想已如同夕陽,把一手好牌打爛了。 談及如今的聯想集團(00992.HK),互聯網分析師于斌對投中網如此評價。

 

重演“貿工技”,聯想還能挺多久?楊元慶:研發將不輸同行  

這樣的看法并不少見。今年已滿35歲的聯想集團,正在變得老邁。

聯想試圖改變。今年4月,聯想集團喊出了要重新成為中國科技行業第一品牌的口號。這似乎承認了自身的衰落,但在外界看來,聯想集團始終難以稱得上是家科技公司。

聯想集團先天缺乏科技基因。從組裝和代銷PC起步,聯想集團坐上中國PC頭把交椅,又多次蟬聯全球PC霸主,成為本土企業國際化的標桿。但這跟自主研發并無關系,而是依靠外部并購,IBM PC、日本富士通等先后被其納入麾下。

這招也是多元化的秘籍。PC之外,聯想集團還通過并購摩托羅拉和IBM X86服務器分別一度躋身全球手機和服務器第三大廠商。但很快便從移動風口跌落,手機走向沒落,如今乏人問津;服務器業務仍在虧損,且持續面臨沖擊。

縱觀來看,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未能攪動風云的聯想集團,時至今日,給外界留下的似乎依舊是電腦、規模大、國際化這樣的形象,但大而不強?,F在,隨著新一波技術浪潮的到來,聯想集團又提出了聚焦智能變革和All in 5G的戰略轉型。

奔 四 的路上,聯想集團能否不惑?

大公司小研發 創立于1984年的聯想,開始的產品是有點技術含量的漢卡,后來依靠PC成為全球IT硬件巨頭。去年PC年出貨量超過5800萬臺,最新季度市占率接近25%。在世界財富500強排名上,聯想位列212位。這是一組讓聯想無比自豪的數據。

但在內容問答社區知乎上,聯想還有兩重標簽 重貿易、輕研發。于斌表示,聯想的發展核心并不是自主創新,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

聯想集團先天缺乏科技基因。從1984年成立之初的20平米傳達室和20萬元資金起步,聯想通過PC組裝與代理分銷站穩腳跟,1995年前后爆發的 柳倪之爭 則確定了貿工技的路線。后來,在手機、服務器等領域,人們也依稀看到這種路線的影子。

憑借著龐大的電腦組裝規模和良好的營銷網絡,聯想集團先后確定中國和全球的PC霸主,營收從2000年前不足200億增長至2018/19財年(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的3437億元,19年翻了17倍,海外營收占比超過75%,成為本土企業國際化的神祗和標桿。

但這始終無法掩蓋聯想集團做的是位于微笑曲線最低端的貿易生意,與技術并無多大關系的事實。聯想電腦里是AMD的芯片,英特爾的處理器,微軟的操作系統,顯示出這家PC帝國缺乏自主研發的創新能力,這背后則是乏力的研發投入。

數據顯示,2002年聯想集團研發投入不足10億元,同期華為是30億元。華為成立于1987年,比聯想晚三年,目前已是中國擁有專利最多的公司,過去十年累計投入研發超過4800億元,去年達到1015億元,占營收比重已連續五年穩定在14%以上。

重演“貿工技”,聯想還能挺多久?楊元慶:研發將不輸同行  

聯想集團過去十個財年的研發費用合計約578億元,僅有華為的12%左右;2018/19財年的研發費用在此前兩年下降后略回升至85億元,占營收比重不足2.5%,從2015財年的高點持續下降。

對研發不同的重視程度,導致了這兩家常常被用來比較的公司之間不同的命運。目前,華為已成為中國科技力量在全球的代表,尤其是5G已成為制高點;聯想集團則顯得老邁,始終無法躋身科技浪潮的風暴眼。

業績方面同樣差距明顯。近些年,聯想和華為差距不斷加大,尤其是隨著近些年華為研發投入成果兌現,兩者的差距越發明顯。2018年華為營收達到7212億元,凈利潤593億元,凈利率達到8.2%;聯想集團2018/19財年凈利潤僅有44億元,凈利率不足1.3%,最近四個財年內還出現兩次巨虧。在《財富》發布的2019年世界500強企業中,華為排名同比提升11位至61位,國內排名第16位,分別領先聯想151位、37位。

估值方面, 柳倪之爭 主角之一倪光南此前稱華為已達到1.3萬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萬億元),胡潤發布的2019企業市值排行榜中,華為市值為1.2萬億人民幣,僅次于阿里、騰訊。聯想集團最新市值約604億港元(約合人民幣544億元),相較2015年峰值蒸發超50%,股價已創下最近一年新低,回到七年前的水平;去年5月還被再次踢出恒生指數,因此也被投資者調侃為全球最差科技股。

從這些方面來看,比聯想小三歲的華為,技術優先的戰略取得了更好的成績,以至于外界總是假設,如果聯想集團當初選擇技工貿,如今又是何種景象?但歷史不容假設,聯想集團也沒有回頭路可走,而其后來的發展實際上也因此而掣肘。

但聯想集團仍想著逐夢科技圈。今年4月,聯想集團喊出了未來三年要重新成為中國科技行業第一品牌的口號。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不久前也稱,聯想集團要向技術公司轉型,每年將會投入高達100億元用于研發,真正做到研發不輸同行。

并購買不來核心競爭力

目前,聯想集團共有三大核心業務,包括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集團(PCSD)、移動業務集團(MBG)、數據中心業務集團(DCG),其中PCSD營收占比達75%。雖然多元化難言理想,但背后有著相同的發展邏輯 并購。這種方式曾幫助聯想集團坐上全球PC頭把交椅,但也并不總是奏效,隨著進入中年,危機越發加劇。

在PC行業,聯想集團進行了數次海外并購。從2004年至2017年,聯想在PC端的并購至少有5次,包括IBM PC、日本富士通PC,以及德國和巴西企業等,累計耗資超過200億,結果是聯想在7年前就成為了全球最大PC廠商。

并購是聯想集團奠定全球PC出貨量霸主的關鍵,也鋪就了其國際化地位。但競爭對手,特別是惠普的壓力如影隨形,其曾在2017年取代聯想成為全球PC出貨量第一。聯想集團通過并購則在2018年再次奪回第一,但領先優勢并不明顯。2019年三季度,聯想PC全球出貨量以24.6%位列第一,惠普以23.8%緊隨其后。從收入的角度看,排名第四的蘋果系全球收入最高的PC廠商,以量取勝的聯想集團多少顯得有些黯然失色。

同時,行業已現天花板。據Gartner數據,2018年已是全球PC出貨量連續第7年下降,最近三年降速雖有所放緩,但市場需求總體仍疲軟。這反映到聯想集團方面,其PC營收曾在2015/16財年出現下降,其后雖然恢復增長,但一定程度受到公司架構調整和并購影響。

重演“貿工技”,聯想還能挺多久?楊元慶:研發將不輸同行  

不過,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全球PC出貨量又呈現增長趨勢。市場分析認為,PC增長的原因主要在于微軟的Windows 10操作系統的更新導致。但是鑒于全球PC芯片技術完全成熟,Windows系統整體性能夠改善有限,PC廠商押注用戶需求增長過于奢望。Gartner預測今年和未來兩年全球PC出貨量將持續下降,2018年至2021年累計降幅達5.4%。

于斌對投中網表示,PC產品更新周期長,至少需要三到五年,新增市場需求有限,同時競爭者也很多,惠普、戴爾、華為、神舟等,聯想PC的壓力依然很大。

除了PC,聯想集團還通過并購拓展手機和服務器等業務,雖然一度成為全球第三的的手機和服務器廠商,但卻未做大做強。聯想集團的股價也因此坐了趟刺激的過山車,在2015年5月登上高峰后開啟暴跌,截至目前約500億市值蒸發。

手機領域,2014年1月底,聯想集團宣布以29億美元從谷歌手中收購持續虧損的摩托羅拉,聯想集團借此一躍成為全球第三大手機廠商。但這也導致聯想集團出現繼2008年之后的第二次巨虧,2015/16財年虧損達8億元。

外部也并不看好,當時多家機構,如瑞銀、中金、摩根士丹利等紛紛降低聯想集團目標價或評級,其矛頭多指向其手機業務的頹勢,而聯想集團全球第三的位子還未焐熱便被華為在2015年取代,此后便逐漸被市場遺忘。

如今,現實生活中,使用聯想手機的人極其少見。一名經銷商表示,聯想手機幾乎沒人知道,也基本沒有人買。在京東上,聯想銷量最高的手機僅有2萬多人評價,最高的評論數為19萬,華為分別是11萬、212萬,小米則為54萬、137萬,消費者關注度差距明顯。

多家機構在統計國內手機市場份額時,自2016年起也已不再將聯想集團單獨列出;摩托羅拉也早和主流市場告別,據Counterpoint Research數據,今年三季度摩托羅拉全球市場份額已下降至2.6%,排名第八,這家曾經的手機老大已然沒落。

重演“貿工技”,聯想還能挺多久?楊元慶:研發將不輸同行  

這反映在財報上是聯想移動業務營收自2015/16財年以后持續下降的境況,該業務最近五個財年更是累計虧損超過20億美元,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才首次實現微薄盈利,2019/20財年中期盈利僅有0.14億美元,但這主要系移動業務收縮海外市場、降低運營費用所致。楊元慶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手機盈利是第一要務,不管采用什么樣的手段。

服務器方面,收購摩托羅拉的同年,聯想集團以23億美元收購了IBM X86服務器,并以此躋身世界第三的服務器廠商。但一名PC市場從業者石浩在接受燃財經采訪時認為,聯想這筆收購趕錯了時間,當時全球科技巨頭都在發力云計算服務,原有服務器客戶都轉向了云計算市場,聯想守著技術沒市場,只能自己消化。

這帶來的惡果是,聯想集團服務器市場份額持續萎縮。據IDC數據,今年第二季度,聯想集團X86服務器全球市場份額已降至6%左右,全球第三也早在2017年被浪潮取代;國內也從2015年的23%下降至今年上半年不足8%,從國內第一淪落為第六。

伴隨著市場份額萎縮,聯想集團數據中心業務營收也曾連續多年下滑,目前尚未盈利。據2019/20財年中報,該業務期內營收同比下降15%,仍虧損超過1億美元。聯想集團表示,這主要受到超大規模領域售價調整及客戶需求疲弱等影響。

實際上,全球服務器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已出現量額齊跌的情況。一名不愿具名的商分析師對投中網表示,這主要系市場去庫存所致,由于此前互聯網巨頭和運營商等超大規??蛻粜枨箢A測出現偏差,所以需要一個消化過程。

聯想集團在2019/20財年中報里表示,盡管超大規模行業出現周期性回調,但隨著配備更多新技術的產品應用亮相,預期將加快數據增長的長期趨勢。公司還表示,未來將繼續推動企業服務器、高性能計算、存儲和服務軟件的增長,同時將擴大超大規??蛻艋A,建立盈利性的業務模式。

不過,對于未來的市場情況,前述分析師認為,目前服務器市場已到拐點,將迎來景氣度的回升,但這個彈性會有多高將將取決于明年5G商用的進程。該分析師還稱,服務器市場毛利率較薄,也沒有太高的技術壁壘,主要拼響應速度和生產成本,目前國內專門做服務器的浪潮和擁有產業鏈的華為是代表,相較而言聯想集團并無突出優勢。

對于聯想集團前述業務面臨的壓力和未來的規劃,投中網就此多次聯系對方,截至發稿未獲得回應。

貿工技 歷史的重演 從PC到智能手機,35歲的聯想走過了代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兩波科技浪潮的時代,但是顯然沒能成為時代的 弄潮兒 。

以手機業務為例,聯想是國內最早布局手機業務的廠商之一,也曾一度輝煌,但最終籍籍無名。實際上,在一開始,聯想集團就對手機業務的態度有所搖擺。

一個最典型的案例是,聯想曾在2008年將其手機業務以1億美元出售給了弘毅投資;但在2009年11月,聯想集團又以2億美元的代價買回來。

出售的原因系 鑒于預期手機業務需要大量資本投資 ,又買回來則是中國在2009年初發放了3G牌照,新的爆發點即將到來。但即使高代價買回,犯過戰略預判錯誤,聯想手機仍然占據優勢,直到2014年仍保持著國產第一的位置,全球出貨量也因收購摩托羅拉從第四躋身第三。

然而,隨著市場競爭加劇,華為先后推出榮耀、P6和P7等多款爆品,小米的性價比手機市場銷售火爆,vivo、OPPO等也開始崛起,聯想手機自2015年開始急轉直下。曾經響當當的國產品牌 中華酷聯 輪換為 華米OV ,只有華為突圍成功。楊元慶曾在2015年對此無奈評價: 你們拿榔頭敲都敲不醒,太慢了,在錯失機會。

這背后與聯想集團諸多的戰略失誤不無關系。 聯想就是急功近利,手機方面體現的更加明顯,一旦發現項目賺不了錢就直接砍掉,很難做出創新。 談及聯想手機,于斌對投中網表示。

于斌還認為,聯想手機品牌缺乏明確定性和長遠規劃,品牌和業務線很亂,也不舍得花太多的錢去做研發。自2010年以來,聯想先后推出了樂Phone以及A、S、K、P系列、VIBE、樂檬、ZUK等多款品牌,甚至曾將Motorola改為Moto,但不被消費者接受后又改回來。

《財經天下周刊》曾在2016年發布的《華為聯想手機風云》一文中認為,聯想在手機業務方面步伐緩慢,管理僵化,當時整個團隊也不懂手機,卻按管理PC的方式來管理手機,導致手機品牌形象羸弱而混亂,同時難以擺脫運營商市場依賴,渠道單一,亦缺乏長遠布局。

與此伴隨的是,聯想移動業務人事的頻繁調整,從最初的劉軍,到陳旭東、喬健,再到現在向劉軍(2017年回歸聯想集團)匯報的常程,可以說自2015年以來幾乎是每年一換,且多是聯想集團的PC老將。

通過收購復制了PC發展套路的聯想手機,讓外界再次看到了貿工技的影子。

數據中心業務方面亦是如此。并購市場上長袖善舞的聯想集團,在2014年看到了大數據及云計算的風口,便通過并購IBM X86服務器切入服務器市場。

遺憾的是,聯想看準了風口,出錯了拳頭。如前所述,聯想并購的X86服務器實際缺乏長遠的競爭力,細分上不符合當下云計算發展的方向。隨著互聯網企業云服務器采購放緩,以及頭部企業采購向浪潮、曙光等廠商集中,聯想X86服務器未來面臨相當發的挑戰。

無論是手機業務,還是數據業務,聯想都一度在中國乃至全球規模居前,然而最后都歸于業績慘淡。一定程度上說,這是聯想追求短平快路線的必然結果,也是其忽視研發所遭受的惡果。

如今,時代風口已經輪轉,聯想集團還能燥起來嗎?

智能和5G是良藥? 科技進步總是日新月異,4G、移動互聯網之后,5G、AI、區塊鏈、物聯網等新技術浪潮又接踵而至。聯想也打算利用這些新技術治療其 中年危機 ,但依然面臨重重挑戰。

今年4月,聯想集團提出 3S 戰略,表示將致力于成為智能化變革時代的引領者和賦能者。 3S 戰略即智能物聯網(Smart IoT)、智能基礎架構(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業智能(Smart Verticals)。

我們已經走進了一個由數據智能驅動產業變革的智能時代。 楊元慶在11月14日舉行的2019年聯想創新科技大會上表示。為此聯想集團動作頻頻,先是在今年6月成立了數據智能業務集團(DIBG),數據業務中心集團也在此前不久更名為聯想企業業務集團,并確定了 智能,為每一個可能 的全新品牌愿景。

新風口巨大的商業機會。據德勤預測,2020 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達到6800億元,實現26.2%的年均復合增長率;中國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達到710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 44.5%。

但是BAT等互聯網巨頭,尤其是百度早在三四年前就開始做人工智能,而聯想由于無法像互聯網公司那么快速靈活,現在才開始決定做,太晚了。 于斌對投中網表示。

未能第一時間踏上風口的聯想集團仍躊躇滿志。楊元慶表示,聯想具備人工智能三大要素,即全球最廣泛的終端產品組合,全球領先的數據中心,以及行業大數據和算法。 聯想是極少數能夠統一利用所有智能化要素資產的公司。

不過,在于斌看來,楊元慶可能有些過于樂觀了。他表示。聯想最具優勢的在于硬件,除此之外跟BAT等企業沒有能力可以競爭,人才、研發等更是軟肋,同時聯想在數據安全方面也無太大經驗,未來潛力很小,并不看好聯想智能化轉型。

據了解,從2016年以來,聯想集團已經為汽車、能源、醫療、教育等行業上百家企業提供了智能化解決方案。2019/20中報顯示,今年第三季度數據智能業務集團營收雖同比增長達到雙位數,但占比僅有6%,即規模尚不到60億元,具體盈利情況也未披露。

除了智能轉型,聯想集團還提出了All in 5G,并推出了全網最低價格的5G手機和全球首款5G電腦。

聯想能在5G手機市場脫穎而出嗎?于斌仍有些悲觀: 還是不要對聯想抱太大期望了,哪怕它是最低的價格,消費者恐怕也不會買單,在消費者看來,聯想依舊是個賣電腦的。

于斌認為,5G將會是智能手機的標配,從明年五六月份開始,5G手機市場將會迎來爆發。據IDC數據,今年第三季度,中國5G手機出貨量約48.5萬部,其中vivo以54.3%的市場份額領跑,三星、華為、小米、中興、中國移動跟跑,聯想5G手機突圍困難重重。

網友評論 >

重演“貿工技”,聯想

聯想已如同夕陽,把一手好牌打爛了。 談及如今的聯想集團(00992.HK),互聯網分析師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泰坦尼克号注册 北京赛车pk10 山西快乐十分 北京11选5 上证指数走势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基金配资10倍 炒股软件免费版 7m篮球即时比分网 上海天天彩 格力电器股票 nba比分预测球探 31选7 四川快乐12 天津11选5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广东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