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出海五年 離岸市場全球開花

將本文分享至:

隨著國際市場需求日益增多以及政策層面的配合,人民幣離岸中心全球開花、人民幣全球支付地位不斷晉級、投資渠道逐步打開、一些國家的央行已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等,這一系列

 著國際市場需求日益增多以及政策層面的配合,人民幣離岸中心全球開花、人民幣全球支付地位不斷晉級、投資渠道逐步打開、一些國家的央行已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等,這一系列驕人成績都讓全球市場對人民幣“另眼相看”。

“上海自貿區的設立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中邁出了很好的一步,并在努力創新一些機制。但要建立一個更有深度的市場,包括多樣化的產品,以及一個豐富的衍生品市場尚需時日。如果能夠實現這些,將大大促進國際貿易,也是實現人民幣全面兌換的重要一步。”安聯集團(AllianzSE)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狄克曼(MichaelDiekmann)日前在上海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全時區聯動 人民幣國際地位日益凸顯

近一年來,依靠貿易驅動的跨境人民幣業務增速明顯,從國際貿易結算貨幣發展為投資貨幣,并朝著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這一人民幣國際化之路穩步有序地推進。

作為人民幣實現國際化的第一步,我國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業務正顯示出強勁的增長勢頭。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提供的金融數據,2010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量為5061億元,2013年增至4.63萬億元,而在今年前三季度這一數字達到4.82萬億元。越來越多的跨國企業正洞察到人民幣國際化和管制放寬帶來的機遇,使用人民幣可幫助中國企業規避匯率風險,對其便利性和成本都有好處。

隨著貨幣互換、清算行的全球布局,人民幣離岸中心已實現全時區覆蓋,這為人民幣跨境結算提供了基礎,將人民幣業務推上一個新的高度。

作為全球人民幣的樞紐,香港地區憑借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重要地位以及中國內地轉口貿易港的有利地位,已建立全球最具規模與競爭力的人民幣離岸市場,擁有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而在過去的一年里,亞洲以外的最具規模的人民幣離岸市場正在歐洲逐步成形,首只人民幣主權債券日前已在倫敦成功發行;此外,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北美和非洲、中東等多個國家及地區,都在致力于打造全球或者地區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就連一度被外界視為人民幣國際化最后一站的美國市場也正在發生微妙變化。人民幣離岸業務這塊“蛋糕”確實已經越做越大,且同人民幣相關的各種金融活動日趨活躍。渣打銀行預計2014年末離岸人民幣總資產將至少增長40%達到2.5萬億元;點心債券市場規模或將突破7500億元。

“海外市場對人民幣不太熟悉,因此現在人民幣離岸市場‘全球開花’的效應越強,越有利于提升國際市場對人民幣的關注意識。盡管這未必很快能夠讓企業行為有很大實質性的轉變,但更多的企業愿意去看一看到底如何運用人民幣。”摩根大通大中華區資金服務部產品總監顧瑋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實際上,貿易伙伴對人民幣跨境使用的認可度已在增強,根據環球銀行金融電訊會(SWIFT)最新的人民幣交易追蹤顯示,過去兩年“真正”的離岸交易中心(不包括中國內地及香港)之間的國際人民幣付款價值增長高達837%,整體增長則為378%,2014年9月的占有率為3.25%。德銀預測中歐雙邊貿易人民幣結算量將在三年后增長兩倍,占到中國全球貿易總規模的5%~6%。

顧瑋認為,鼓勵企業在貿易中以人民幣計價還是要從公司間交易開始。

值得注意的是,在國內人民幣價格形成機制尚未充分市場化的背景下,當前以“跨境貿易結算+離岸市場”為主要模式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所連帶產生的套利行為值得警惕。“在岸人民幣(CNY)和離岸人民幣(CNH)的匯差直接導致了人民幣資金流向,當前,人民幣經常項下的流動已經比較自由,市場因素也會導致以后利差的逐步縮窄。”顧瑋對本報稱。

套利空間的存在使得企業很有興趣使用人民幣進行結算。“所以不是說市場的套利一定是不好的,因為它是為了正常的經濟活動,并推動了人民幣的貿易結算,這是一個開始。”東方匯理銀行亞洲利率策略主管張淑嫻此前向本報指出,而慢慢形成了這一市場之后,想要海外投資者更多地持有并使用人民幣,一定要有人民幣的資產以及可投資的渠道。

基本功還要做扎實任重道遠

5年來人民幣國際化屢屢提速且碩果累累,卻依然任重道遠。“中國的經濟實力決定了人民幣將來一定會是一個很重要的貨幣,但人民幣未來的機會有多大,取決于其何時可以完全自由流通,而現在還只是剛剛起航。”一家外資銀行中國區副行長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相對于過去集中在個人和貿易項下,即將上線的滬港通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最新催化劑,離岸人民幣業務發展將來或逐步依賴資本項下的業務推動。“貨幣有了投資價值,資本項下的資金流才會多,流動性越強,也會鼓勵人們更多去使用人民幣。”顧瑋稱。

資本項目管制或成為人民幣國際化漫漫之路的最大“瓶頸”。“資金進入中國和中國資金走出去都受到管制,如果這方面沒有太大改變,會影響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另外還有一些技術上的問題,如中國跨境支付清算系統(CIPS)的建立,通過這樣一個實時交易系統來進行對人民幣的全球交易。

從一個受控制的市場到一個完全自由化的市場非一日之功,業界所達成的共識是,資本賬戶開放應該是在套利空間盡可能縮小的情況下操作,并且在滿足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利率市場化、匯率有彈性的三個條件之后進行,因此目前中國資本項目的全面開放或許不是最好時機。“而在資本項下開放的內容里,最關鍵的還是在于跨境的直接投資。滬港通正好成為人民幣跨境直接投資的一個非常典型事件,意義尤為重要。”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CEO陳爽對本報稱,額度管理下的適當開放是中國現階段的選擇,這還是未來的一條路。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現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潘英麗建議,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中國可以學習美元,從以前的資本項目管制思維轉向有效管理,是當前中國金融改革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

“人民幣國際化還需要加速,繼續布局和培育人民幣離岸中心,開放更大的自貿區,迅速加強滬港通以及金磚銀行、亞洲投資銀行的投資進程。”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本報稱。

(實習記者王兆軒對本文亦有貢獻)

網友評論 >

以做手機的態度做食

對于吃這件事情,中國人有絕對的發言權。熱播的《人生一串》、《舌尖上的中國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泰坦尼克号注册